至于宗教的质疑,想红尘婆娑

    近段时间非常心烦意乱,一方面在于对于工作和生活产生的巨大怀疑,另一面则是宗教方面的困惑。

【罗8:31】既是这样,还有什么说的呢?上帝若帮助我们,谁能敌挡我们呢?
【罗8:32】上帝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岂不也把万物和他一同白白地赐给我们吗?

昨天看书,看到佛家的一个偈子:想人间婆娑,全无着落;看万般红紫,过眼成灰。发了一阵子呆。

    事情是这样的。两个月前开始参加一个读书会,读书会是研习圣经内容,大部分成员是基督教徒,都非常友善,气氛温暖和睦,感觉很放松。会是在一个老师家里举行,他们都叫她王老师,看到老师本人,感到十分亲近,散发的能量和磁场,都是我喜欢的那种,温润而让人想要靠近。

黄国伦牧师:

     至于宗教的质疑,想红尘婆娑。 上帝已经为人把他的儿子耶稣舍了,上帝爱人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我们人常常把上帝的救恩想得太简单了,人为上帝只要指头一动,人就得救了,其实不是的。上帝为了拯救我们这些堕落的人是付上他儿子的代价,那是他所“爱”的独生子,这比他自己付代价更严重(《圣经·旧约》亚伯拉罕献儿子以撒其实是预表上帝献他的儿子耶稣)——上帝为了拯救人,其实是牺牲了他自己!
        我们人替人家做一件好事,只是把有余的给他/她,这个跟一个人牺牲自己所有的,那完全是不一样的事情!上帝为了拯救人,完完全全地把他的儿子倾倒出来,是没有保留的,所以保罗在《罗马书》8:32中说“上帝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岂不也把万物和他一同白白地赐给我们吗?“——上帝已经把他的爱子为人给舍了,没有什么东西是不愿意给我们的……
——选自 “丝路之旅”公众号 视频分享【今日分享】神的爱毫无保留——黄国伦牧师(点击蓝字,观看视频)

皇家国际官网 1

爱之深的人,才能深深地体会到上帝的苦心!才能理解上帝的深深痛苦和良苦用心!把自己爱的独生子耶稣、爱子耶稣舍了换取众人,真是挖自己的心头肉一样!跟自己死了一样!其实是比自己死还难受!上帝为了爱人,挖自己的心头肉,跟《圣经·创世纪》中雅各失去爱子约瑟和便亚悯时的心情一样,并且有过之无不及!

这样说,没有想说自己有什么悟性或者慧根的意思,只是觉得有些文字能入目入心,仅此而已。

    每次去读书会,都是大家围成一个团,席地而坐,地面铺了一层泡沫地板。大家相互自我介绍,熟悉的成员简短而过,新来的成员介绍详细一些,时不时会玩一下游戏,活跃下气氛,然后开始吟唱赞美诗。之后观看一段圣经内容的视频,完了大家分享各自的感受,有问题王老师给解答。

平约瑟牧师:

        马可福音8:29 (耶稣)又问他们说:“你们说我是谁?”彼得回答说:“你是基督。”
        你知道吗?你怎么看耶稣决定你从祂那里领受什么。如果你把耶稣看作你的医治者,你就会领受医治。如果你把耶稣看作你的避难所和堡垒,你就将领受保护。
        耶稣家乡拿撒勒的人们把耶稣看作平常人,他们不承认祂是 神子,所以结果就是,祂不能在那地方行许多异能(太13:58)。
        今天,许多人,包括一些哲学家,把拿撒勒人耶稣看作一个好人,生活中的典型。他们觉得如果我们在生活中都能像祂一样去做,世界将会变得更美好。
皇家国际官网,        耶稣来,不是树立一个杰出典型让人去追随。祂来做我们的救主(加3:13)。祂来成为我们的公义(林前1:30)。祂来做我们的牧者,我们必不至缺乏(诗23:1)。
        耶稣问祂的门徒说,“你们说我是谁?” 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取决于你如何看耶稣。如何看耶稣将决定你如何从祂领受,并领受什么。所以把祂看作是你的 神,你要求的每件事都在祂的话语中,并且,祂将会在你的生命中行出异能。 ——节选自 “恩典真理福音”公众号文章《你说耶稣是谁?》(点击蓝字链接,阅读文章)

皇家国际官网 2

前几天大醉了一次,醉到自己不知道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家。别人可能还觉得挺正常的,却不知这个人已经被酒精麻醉得失去了意识。

    前几次,很新鲜,感觉很好。

小兵牧师:

      上帝造人不是为了敬拜他、服侍他,给他干活,而是要与人有沟通、团契和交流的关系,上帝看重的是“关系”,敬拜、服侍都是其次的。       上帝在伊甸园设立了生命树和分别善恶的树,是要人有完完全全的自由去选择,上帝不掌控人,掌控人的不是上帝,撒旦掌控人,人犯罪堕落之后也掌控人。         在伊甸园中,人没有任何的忧虑,完全不用为着生计忧虑,只需与上帝团契、交流。《圣经》说耶稣基督是挽回祭,就是要挽回人自伊甸园失去的,人因着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所完成的,不再要去交换和赚取,只要相信并领受。人对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所完成的相信程度,决定能够领受多少恩典——上帝已经把自己完全的爱给人了,如果完全相信,就能全部领受。

【创3:1】耶和华上帝所造的,惟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蛇对女人说:“上帝岂是真说不许你们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吗?”
【创3:2】女人对蛇说:“园中树上的果子,我们可以吃;
【创3:3】惟有园当中那棵树上的果子,上帝曾说:‘你们不可吃,也不可摸,免得你们死。’”
【创3:4】蛇对女人说:“你们不一定死,
【创3:5】因为上帝知道,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上帝能知道善恶。

撒旦给了人两个骗局:         1、本来上帝给人的是丰盛的,园中所有的果子(除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都可以吃,撒旦却问:“上帝岂是真说不许你们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吗?”——歪曲并捏造上帝小气又吝啬。         2、撒旦说:“(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们不一定死,因为上帝知道,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上帝能知道善恶。”——其实上帝造人的时候,就是按照自己的形象和样式造的,人本就是如上帝一样知道善恶的!可是撒旦却欺骗人说非得做点什么才能像上帝一样!

a.人被撒旦引诱自伊甸园犯罪堕落后,受到了双重的捆绑:1.罪,2.死; b.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所完成的也是双重的:1.赎罪,2.复活人的生命。

a.生命树代表“关系”。
*
b.善恶树代表了宗教和人的价值体系:这样的生活方式是基于自我表现来更像上帝,这其实是撒旦的谎言。
*

a.人曾因为“不信”而在伊甸园被撒旦引诱犯罪并失去权柄;
**
b.所以上帝也要借着“因信称义”,即因信他的爱子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所完成的而称义得白白的恩典。**

——摘自小兵牧师讲道094《福音课程系列(第二讲)》
  完整视频链接,点击 小兵牧师讲道094《福音课程系列(第二讲)》

第二天回想起来,什么都不知道,记忆是一片空白,任怎么回忆,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等到最近半个月的时候,越来越困惑了。

这样的事情,以前也有过,但都不如那天严重。第二天没能去上班,在家躺了一天。

    老师每提出一个观点,说着说着,心里面有相反的观点随之出现,并不是有意反驳,而是怀疑有这样的可能性,而当我提出疑问的时候,老师没法直面,只能转而用基督教那套系统来解释。这让自己的疑问更大了。

想了很多,先是后悔,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然后想自己应该将一些事情看淡了,世间那么多的事情,不是你什么都能做的,安分守己,也是一种生活。安分守己,在我的脑海里,第一次出现这个词,做为我所要的生活态度。

    在《圣经》这样的大前提下,你的想法成立,那么如果丢开这个前提呢?爱因斯坦能够提出狭义相对论,不也是突破了牛顿宏观世界这个大前提的局限?而本应该早爱因斯坦发现“狭义相对论”的普朗克,其实已经走到了“真理”门口,却仍旧笃信“牛顿的经典力学在微观世界成立”这个大前提,因此产生巨大的纠结,终究是差了一口气。所以我的疑惑,在《圣经》里这样大前提下能够成立,那么跳出那个大前提呢?

我母亲说过,一岁年纪一岁心,随着年齿渐长,对人对事物的看法也逐渐有了的变化,宽容、忍耐、接受、甚至将自己从前所厌恶所反对的变成自己所欣赏甚至躬行的,都成了生活中的种种可能。

    我个人对任何一种宗教,都是抱着敬畏之心,并不是有意去诋毁或者反驳,只是觉得,要自己去仔细思考,然后去全然接纳或者部分接纳。也因此,全然的信仰于我而言,很难办到。所以其实,对于我这样的“半吊子“状态,最为痛苦。既无法进入某一信仰之中,遵照上帝或者“神”的旨意行事,也无法“贴地行走”,成为一个十足的“俗人”。所以,对于那些虔诚地信奉某一宗教的人士,我常常怀着羡慕的心情,而宗教的情怀,也确实让他们不管是为人,还是处世,都充满着智慧。

当然,还应该有感恩,在我看来,所谓感恩,其实应该是知足、不贪、满足的意思,就是说,应该觉得上天厚我,给我那么多。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仔细想了想,也许是生活中经历的太多,看到的也太多吧。

    可是,对我来说,却办不到。

我不想说时间的强大了,在我所写的许多的文字里,已经太多地表示了对时光流逝的无奈了。我只想说,如果有一个比喻,我想把自己比喻成时光河床里的一颗石头,偶然从某一块岩石上脱落,跌落在时光之流里,被冲刷、被打磨、变得越来越没有棱角。

    心里总有个声音在质疑。你可以说是撒旦在作怪,也可以说是欲望的问题,实际上,这也是我颇为反感《圣经》中某些内容的原因。就是,一个问题出现,就归结给撒旦,恶魔在作怪,而上帝是要让他的子民,变得纯然,把我们的世界,造就成如“伊甸园”一般。亚当和夏娃最初生活的地方,多么美好,只是因为撒旦的作恶,也就是“那条蛇”蛊惑了他们,吃了树上的“那颗果子”。可我的疑问又来了,既然撒旦是坏的反面角色,把你创造的世界搞成这样不堪,你为毛不直接去干死撒旦,这样不是更省事?

可能是这样。如果不是这样,那应该是怎样呢?

    是因为撒旦弄不死吗?它是灵,所以能永久存在?还是它太狡猾了,藏匿于人世的各个角落,无从下手?

看许多的事情的时候,我都能按捺住自己的冲动,对自己说,再等一等,再看一看,我不想说自己变得理性了,但我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样保护自己了。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也许吧,可说出这话的,不也是人?你怎么知道上帝会发笑?上帝是跟你有多亲近,才会告诉你“他”的想法?

当年读米兰昆德拉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独独记住了那条欧洲谚语:人们一思索,上帝就发笑。当你在生活中获得了一种能力,或者说一种视角,当在你看其他的人或其他的事物,有了一种俯视的感觉的时候,你也许就只能发笑了,可能有开心的笑,也可能有苦涩的笑;有可能是笑别人,也有可能是笑自己。

    你当然可以说,我们身处泥潭,看不到泥潭外面的世界,反倒认为泥潭里面很好。上帝可以把你从泥潭里拉出来。我不知道,这种情况也是有的。可是在拉我之前,我想邀请上帝来我的泥潭里面呆一呆,体谅一下我作为凡人的纠结好不咯。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这人间,千态婆娑,万般红紫。

    所有宗教最终逃不开的一个问题,“生死”。这种事情,我不太敢讲,其实也没有太大兴趣。那么多人死了,也没见几个活过来的,即便活在不同的“世界”,我也不知道。随便吧。

重如一颗石子,在河里,能不被流水随意推浮;轻如一根羽毛,可以像《阿甘正传》里的那根一样,自由飞舞。

    总之,心里很多问题,都得不到有说服力的解答。而我对于《圣经》这样一本“神书”,也开始丧失了兴趣,觉得怎么样也好,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我只是想做一个平凡人,有点钱,有点闲,有人爱,有能力去爱人,享受生活,同时获取智慧。那么宏大的哲学命题,就留给“神”吧。

 

    累了,真的是累了。都想“求道”,以为这样就能够看透世界上所有的事情,拥有一双智慧的双眼。处在那样的文化中,从小就受到耳濡目染,长大后全然信服,当然很好。可是也不用否定其它世俗的生活好吧。

昨天有人问我,你喜欢现在的你自己吗?我当时一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后来想想,喜欢又怎样,不喜欢又怎样,生活在继续,日子一页又一页,苍老如浮云。后来又想想,只要我的生活,总在我的努力下一天天向我想的那个方向走,我就应该喜欢自己。今日之我胜过昨日之我,这样的话也许太高蹈,却是生活之必需。

    伊斯兰信奉独一无二的“神”,基督又信奉一个独一无二“神”,两个“神”在各自的教民来看,不是同一个“神”,于是开始干架。宗教的冲突,看着很残忍,也很累。

 

    我并未否认“神“的存在,事实上,我倾向于相信”指导灵“,”指导灵“的级别高了,自然被称作”神“。

很多的时候,我们把自己变得无奈,就像走一条路,却发现走到了尽头,再往前走一步,竟然是悬崖,那么,只能往回走了。有人说,跳吧,也许有一线生机呢。

    我还是选择相信印度哲人克里希那穆提所讲的,世界上很多问题,特别是宗教的问题,是因为“有派别”,分门别类,二元对立。因此矛盾重重。“圣雄”甘地不是死于简单的刺杀,而是死于每个人心中的分歧。由此,宗教应该是殊途同归,而不是相互对立。方式虽然千差万别,毕竟不同地区文化有所差异,可最终到达的“彼岸“应该是同一个地方。

我想说的是,有很多人跳过。我也跳过,只不过有的人在跌下去之后,在绝望中抬起头,看见了满天星光,然后爬了出来;而有的人,把自己变成了泥土,而已。

    五百年前的“老王“(王阳明),和半个多世纪前的克氏,观点惊人的相似。老王提倡”致良知“,和克氏提到的”心“,是同一样东西。

在有的时候,我们总把自己想得和别人不一样,别人不理解我们,别人不知道我们的爱情,别人不知道我们的痛苦,等等等等。其实呢,你和别人没有什么不同,当你有了一种俯视的视角的时候。

    我虽浅薄,知道的不很多,也没有仔细研究各种宗教,便有些“妄下断言”,确实有失“科学的态度”,然而,whatsoever,只想表达自己心中所想,无他。

 

和很多人讲过那个上帝造人的故事:上帝在山上造人,造好一个就打发一个下山去往尘世.撒旦在山下人必须经过的山口,下来一个,他就吃掉一个.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有一天,撒旦终于厌倦了,他再也受不了了,就走到山上,走到上帝面前,说:难道你不知道你造的人都被我吃了吗?怎么还这样不知疲倦地造啊?!

上帝停下手中的活计,说:那又怎么样啊?我总得有事情做啊!

 

 

有朋友发来一个链接,是转的连岳的一篇文字,讲他生活里最近发生的一件事情,少有的柔软,和他以往的文字简直有天渊之别。我就想,人只有在遇到生离死别病痛无奈的时候,才会变得这样。

还是忍不住转一点文字放在这里吧,因为我不知道我该如何收束我现在写的这段文字,也不知道如何收束我此时此刻的心情。

我现在在病房里继续写这个专栏,说明情况已经好转了,只是需要精心治疗的病,原是一次可怕的误诊。我原来产生的厌恶态度已经消失了既然自己的所有能量,都不能给爱的人多一分钟,那么世界变得如何,爱情会如何演变,又有什么意义呢?
  但愿说自己的事情不让你烦,我已尽量克制。我想表达的意思是,就算和一个人相爱了二十多年,这也不会让人觉得足够,与相爱一个小时的长度相若当然这只有在你觉得要真正离开的时候才感觉得到。也许活到一百岁,真正要离开时,还是会像这样觉得孤单。我现在很庆幸在二十来年当中,我强横、霸道地不理会别人的看法,只过着我们想过的生活,爱一个人就是为她而活,背叛世界也无所谓的,因为到了今天,我才知道,就算这样也会觉得时间不够,死别的日子就在前头。

本文由皇家国际官网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至于宗教的质疑,想红尘婆娑

TAG标签: 皇家国际官网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